画图画书,就像拍电影

作者:朱成梁 张亚利  来源:  上传时间:2015-04-12

    朱成梁先生是中国第一批优秀图画书画家之一。在超过30年的创作生涯中,他用画笔为中国幼儿提供了一本又一本优秀图画书。本刊有幸采访到了朱成梁先生,倾听他在创作图画书时的一些感悟。
    简介:朱成梁,1948年生于上海,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,曾任江苏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。1984年,《一闪一闪的兔子灯》获联合国亚洲文化中心“野间”佳作奖;1985年代表中国入选由日本出版的八国画家联手合作的图画书《地球的同一天》;1993年,《虎头鞋》荣获第二届全国优秀少儿读物一等奖;2006年出版第一本自编自绘的图画书《火焰》;2010年,《团圆》获得“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首奖”,并获选美国《纽约时报》2011年度最佳儿童图画书。
    相关链接
    《团圆》:要过年了,爸爸回家了,他为家人带来了快乐和温暖。故事中的毛毛享受着爸爸特有的关爱,去高高的屋顶看龙灯,在汤圆里包入一枚好运硬币……短暂的团聚之后又是长长的离别。毛毛郑重地把好运硬币交到爸爸手中,期盼着下一次的团圆。
    《火焰》:火焰不是火,而是一只红色的狐狸妈妈,她带着两个宝宝走在搬家的路上,一个宝宝掉进陷阱被猎人抓住。狐狸妈妈要救宝宝,却被猎人放出的猎狗追赶。为救孩子焦急万分的火焰急中生智,聪明地甩掉追赶的猎狗,还带着一批狐狸“帮手”回到猎人家,救出了狐狸宝宝。
    《棉婆婆睡不着》: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冬夜的温暖故事。棉婆婆翻来覆去睡不着,她反复起床,关好门闩,收拾屋子……原来,是在等待棉爷爷的归来。
    《学前教育》:您是如何理解图画书的绘画过程的?
    朱成梁:我觉得画图画书如同拍电影,对它既怀有敬畏之情,又充满成就感。为什么呢?因为拍电影要有编剧、导演、摄影、演员、道具师、服装师、化妆师等各种行当;仔细想想画图画书也要做电影剧组里的这些工作,所不同的是除了文学脚本以外,其他都由画家一个人完成。画家只有扮演剧组里多种角色,全方位把握故事节奏,揣摩角色心理,才能更好地表现故事。拍电影需要一个庞大的班底,而画图画书只是在此方寸之间。
    比如,《火焰》的故事像动作片,我借鉴了电影镜头的表现手法,使画面大起大落。当看到火车呼啸,特别是车头迎面扑来的画面时,孩子的心也被紧紧揪住了,会为狐狸妈妈担扰,同时感受到那种为了孩子不顾一切的母爱情怀。
    《学前教育》:从文本的角度来看,您觉得怎样的故事才是好故事?
    朱成梁:我觉得就像相声一样,好的故事要有一个好的“包袱”,才能吸引人一直往下读,这也给画家很多表现空间。拿最近即将出版的《棉婆婆睡不着》来讲,故事一开始并没有讲棉婆婆为什么睡不着,只谈到她躺在床上数羊,睡不着,起身收拾好院子里的东西;又数羊,还是睡不着;又带着黄狗到村口去了一趟……终于,外出的棉爷爷推开了家里的门,喝上了棉婆婆倒好的热水,棉婆婆就安心地睡着了。这就是一个很好的“包袱”。
    朱成梁:这些道具原型都来源于生活。比如,《团圆》里的第一个对页,表现的是苏州一带江南水乡过年的场景,为体现过年的气氛,我加了很多彩灯。南京的灯很有名,荷花灯、青蛙灯、飞机灯……而这些灯苏州一带没有,我把它移到了江南水乡的画面里。画中的一些街景是我去浙江南浔一带采风获得的。
    主人公家里的老家具是我在一个民俗博物馆里找到的。爸爸去理发,理发店里的椅子年代很久远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,我坐过这种椅子,靠背会往后仰,人的脚会被翘起来,很好玩,但现在已经很少见。一次我到福建武夷山下的一个小镇找到了它,如获至宝。老板很奇怪,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?我把它拍下来,用在画上了。
    《火焰》这本书的木屋取景于云南的泸沽湖畔,在那里我看到一些用圆木建的房子,很好看,把它们画到了大森林的场景里。《火焰》的画风深沉犷悍、有冲击力。内容不同,表现手法也不同,这是我所追求的。
    《棉婆婆睡不着》里的环境是我到太行山南边的一些村落去采风时看到的。这里跟江南水乡相比,又是另一种风格,村舍的屋顶用石片铺砌而成,墙也用石头垒成。
    生活是丰富多彩的,如凭空想象就只能是一些概念。
    《学前教育》:在绘画时,画面应该怎样把握才能表现得更好?
    朱成梁:图画也是一种语言,我觉得图画书里要有“戏”,即要注意细节的把握。细节往往会有很多暗示,令人产生丰富的联想。
    以《团圆》为例,在画的时候,每一块颜色、每一样物品都不是随意安排的。
    妈妈接爸爸回来,她帮爸爸提着包,走路略微往后倾,说明包比较沉,暗含内有很多礼物。爸爸拉的箱子是一个主要道具,箱子上贴了一些标签,说明他跑过很多码头,也可能到过国外去。
    爸爸进了家门,坐下来,因忙于赶路,胡子拉茬,看见毛毛又很欣喜,不由得亲了一下。但好长时间不见爸爸,毛毛心里很陌生,觉得原来爸爸的形象不是这样的。这里一开始我画的是毛毛在爸爸怀里,但觉得感情升温没这么快,因此把毛毛安排在妈妈身边,觉得更符合情节的发展。
    爸爸临行前这一页,也很有“戏”。所有人的脸没有正面出现,这样更能体现一种忧伤的感觉。妈妈不忍心把箱子合起来,因为它给全家带来了快乐,把它盖起来,意味着快乐要被带走了;爸爸左脚的鞋带已系好,正在系右脚,意味着马上就要出发了;毛毛靠在门框上,一只脚在门槛里,另一只脚在门槛外,她下意识地想挡住爸爸。江南一带有一种说法,小孩不能站在门槛上,意味着没有规矩,但这时爸爸妈妈也顾不得了。毛毛在吃棒棒糖,而这时的棒棒糖显然一点味道也没有了,她觉得还有很多好玩的事要跟爸爸一起做,只可惜,爸爸要走了。
    爸爸走了,封底呈现的是他的办公桌,桌上摆着一张新拍的全家福,毛毛让爸爸带走的好运硬币也放在瓶子里。这个故事还可以再想象,比如,过了一年又怎么样?所以在书的封底我写了一句话:“团聚、分别;再团聚、再分别……大大小小的团聚和分别构成了我们的人生。”因此我们应该珍惜团聚。
    《学前教育》:每一处细节都经过画家的精心“导演”,但如果没被读者看出来,岂不很可惜?
    朱成梁:这是有可能的。但不管读者能不能看出来,我都要把它们表现出来。而且儿童经常会反复读一本图画书,他们会看出很多细节,每看一次可能又会有新的发现。这也是欣赏画面细节的乐趣所在。而且我相信,对这些细节的观察,会增强孩子们的读图能力。
    比如,有一个细节,晚上毛毛跟爸爸妈妈一起躺在床上,挨着爸爸这边的辫子散了,而另一边的没有散。我在小学给孩子们讲故事的时候,也提出了这个问题,请他们猜一猜为什么?我的初衷是,爸爸回家以后,一件件事情使得毛毛跟爸爸的感情升温,可以想象,毛毛在睡觉之前跟爸爸玩各种游戏时,辫子散了。结果小朋友的答案五花八门,有的说是被小猫弄散了,有的说是睡觉时另一个辫子没拆掉,有的说是皮筋弄丢了……很有意思,答案不是唯一的,留出开放的空间可以让孩子想象。
    《学前教育》:好的图画出来之后,还需哪些工作才能让这本书尽善尽美?
    朱成梁:好的图画书是由作者、画家、编辑组成的团队合作完成的。图画书是用图画来讲故事的,文字跟画面是互动的。画面出来以后,故事脚本需要变成配文。在推敲文字时,好的编辑是非常认真的。比如《火焰》的图画出来以后,有三位资深的编辑,每人都帮我写了一个文本,听她们分别朗读,看哪个文本更合适。当时的情景让我非常感动。
    我画出来的画,编辑也能做到锦上添花。比如《棉婆婆睡不着》这本书,在营造画面效果方面编辑花了很大功夫,怎样才能把握页面之间的节奏、变化?把一些稍大的画面缩小之后,有了大小对比,感觉更好看了。颜色也如此,一页深、一页淡,画面效果就提升了。
    所以,好的编辑同好的画家一起合作,才能创作出好的图画书。
    《学前教育》:您觉得当前原创图画书还存在哪些问题?怎样才能创新?
    朱成梁:中国原创图画书还处于起步阶段,但势头很好,有老中青三代的画家都在从事这项事业,且各出版社都很重视原创图画书,由于有专业院校的培养,目前绘画水平高的画家不少,只可惜好的文学脚本不多,既能编故事又能画画的人也不多。
    至于怎样才能创新,我觉得如何把中国元素更好地用到图画书中,是需要努力的方向。这方面大有可为,很多民间艺术,比如剪纸、泥娃娃、木偶、民间绘画、陶瓷等艺术语言都可以借鉴。我画过一本《老唐夫妇去旅行》,用了一些青花瓷图案,并用青花瓷蓝色勾画轮廓,使画面的色调与内容相协调,也算是一种尝试。
    传统艺术是一座宝库,只要做个有心人,就一定能找到可用的元素,把这些元素变成图画书的绘画语言。
摘自:《学前教育家教版》2015.2
编辑:cicy

关键词: 图画书拍电影

上一篇:“妈妈,我想跟你一起睡”

下一篇:资源共享:一起去植树

相关文章

周排行

专题推荐

走进“熊孩子”的小世界
走进“熊孩子”的小世界
探索家园共育的有效途径
探索家园共育的有效途径
微专题:告诉孩子的“悄悄话”——如何预防儿童性侵犯
微专题:告诉孩子的“悄...

点击上面的按钮,一分钟
成为"中国幼儿教师网"会员